最新資訊

「關注痛症大聯盟」成立典禮暨「香港社會痛症調查」新聞發布會

「關注痛症大聯盟」的成立
不少香港人都曾被不同的痛症困擾,如腰背痛、頸肩痛及頭痛等,可是大部分人卻以不同方式自行治療,例如服食止痛藥、外塗藥膏等,直至痛楚達到不能忍受的階段才求診,延醫治理的後果,可令病情加劇。

「香港基層醫護基金」宣布今天正式成立「關注痛症大聯盟」,由麻醉科專科醫生李靜芬醫生出任召集人,其他專家委員包括家庭醫學專科醫生朱偉星醫生、外科專科醫生郭寶賢醫生、風濕科專科醫生李家榮醫生及骨科專科醫生羅宜昌醫生,目的是關注本港痛症健康問題及提供有關正確處理痛症的教育資訊,從而促進港人健康。

「關注痛症大聯盟」召集人李靜芬醫生表示全球對痛症的關注日益增加,國際疼痛研究學會更將2009年10月至2010年10月訂為「全球抗骨骼肌肉疼痛年」,而聯盟為響應今年的健康主題,亦將舉辦不同的活動,全力推廣有關骨骼肌肉疼痛的知識。

「香港社會痛症調查」 – 回顧十年痛症模式趨勢
為了解港人的痛症問題及其處理方法,以及比較近十年港人痛症模式的轉變,「關注痛症大聯盟」特別於去年十二月委託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進行一項名為「香港社會痛症」的調查,透過電話成功訪問了1,002名18歲或以上的香港居民。

調查結果顯示:
(1) 本港九成市民受痛症困擾
超過九成(96.6%)受訪者曾受痛症困擾,其中逾半人士(55.3%)均受骨骼肌肉疼痛困擾,包括:腰背痛、頸肩痛、關節痛及其他肌肉痛。而約九成(87.1%)曾出現1-6種痛症,相比1999年,平均出現於一名受訪者身上的痛症已由2種增加至3種。

(2) 腰背痛及頸肩痛最令港人困擾
腰背痛被視為最嚴重的痛症,而頸肩痛則屬次嚴重。近四成(37.3%)受訪者認為痛症的主要原因與體力勞動勞損、上班的精神壓力及姿勢有問題/欠佳有關。

(3) 長期痛症影響工作及日常生活
於2009年,15.4%受訪者被痛症困擾超過三個月,逾四成(44.9%)受訪者表示痛症對生活做成或多或少的影響。至於工作方面,大約兩成(21.6%)受訪者認為痛症對工作會有影響,例如需要請病假、改變工作範疇或轉工,嚴重者更喪失工作能力。另外,調查亦發現逾兩成(23.9%)受訪者每星期會做超過四小時運動,而於沒有做運動的受訪者中,近四成(35.9%)是因為沒有做運動的習慣而缺乏運動。

(4) 自行治療成趨勢
不論是1999年或2009年的調查結果均顯示,大部分人都傾向自行進行痛症治療(1999年:88.5%;2009年93.7%);受訪者雖然知道現正使用的自行治療方法只屬短效,但是因痛症而前往家庭醫生及專科醫生求診的人數卻較十年前年呈現下跌現象;調查發現逾三成(31.1%)受訪者對其服用止痛藥的副作用並不清楚,而於曾服用止痛藥的受訪者中,逾四成(42.5%)受訪者認為止痛藥起效時間為半小時至兩小時,近三成(27.7%)則認為持效時間約一至四小時;而超過四成(43.9%)受訪者希望服用止痛藥的次數只需每日一次。

總結及建議
「關注痛症大聯盟」表示從調查結果發現,港人對痛症的了解不足,亦似乎不太清楚疼痛對健康所構成的影響。根據1979年國際疼痛研究學會的定義,疼痛是與實際或潛在的組織損傷有關的一種不良的心理感受和情感體驗。此外,疼痛為第五生命徵象,且舒緩慢性痛症是基本人權,因此「關注痛症大聯盟」建議不論醫護人員或大眾都需要多加關注疼痛問題,並透過教育、改變生活方式或習慣,以及合適的治療以達至減低痛症發生的目標。

個案分享
- 許先生,今年五十二歲,從事股票買賣接近八年
- 因工作關係長期使用電腦,許先生需重覆以右手按數字鍵盤
- 大約一年前開始,許先生發現自己的右肩膊開始斷續地出現痛楚
- 許先生初時相信右肩痛只是一般疲勞及工作姿態不正確所致,所以一直沒有多加理會
- 但過了一段時間,肩膊的疼痛並沒有減少,許先生嘗試以不同的自行治療方法紓緩痛症,如熱敷及冰敷、使用鎮痛止痛膏或藥貼,希望疼痛能減少,甚至完全消散
- 許先生覺得自行治療的方法只能暫時性紓緩痛楚,而未能根治問題。許先生的長期痛症不但影響日常生活,而且亦影響他的工作表現,如他在晚上因右肩膊疼痛而未能安眠,輾轉反側,直接影響自身及其伴侶睡眠質素,同時亦影響了日間的精神狀況。另外,他亦因右肩疼痛而未能背負重物,如背包
- 最近,許先生轉向醫生求診,最後醫生證實許先生患有肩袖肌炎,而且醫生說許先生已疼痛了一年多,相信他的痛症並不是短期的病患,醫生為許先生處方了新式止痛藥 - 依托考昔,此止痛藥不但每天只需服用一次,而且副作用比許先生之前服用其他止痛藥少,起效速度比傳統的止痛藥快
- 許先生發覺痛症逐漸紓緩,藥力日漸見效,同時,許先生亦進行物理治療配合,令治療效果更為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