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及早治療及正確用藥有助阿茲海默氏症(阿氏痴呆症)患者及照顧者應付病情

2011年10月

 

痴呆症泛指影響記憶、思考、語言能力、理解能力及判斷能力的病症(1)。很多人誤以為痴呆症是老人病,其實痴呆症並非衰老的正常現象,也不是長者獨有的病症。事實上,成年人也可因各種原因患上痴呆症,例如吸毒或頭部受創。由於痴呆症時常被誤為老人病,最近醫學界建議「痴呆症」應改名為「認知障礙症」。

 

阿茲海默氏症是最常見的認知障礙症,而現時本港約有六萬人患有此症,到  2050年預計患病人數將會增至三十三萬二千人(2),為社會帶來極大的醫療負擔。有研究指,阿茲海默氏症不單影響患者健康,同時也影響照顧者的生活質素。故此,及早診斷和使用合適藥物控制病情,不論對患者、照顧者,以至社會來說皆非常重要。

 

「認知障礙症關注聯盟」隆重成立
「香港基層醫護基金」召集人劉信通醫生指出:「隨著香港人口持續老化,認知障礙症的患病率會大幅増加。我們必須提高大眾對認知障礙症的認識,為患者和照顧者提供更好的支援,以減低此病所引致的社會及經濟負擔。」

 

「認知障礙症關注聯盟」召集人兼腦神經科專科醫生莫仲棠醫生表示:「『認知障礙症關注聯盟』涵蓋腦神經科、老人科、精神科、家庭醫學科及藥劑等醫學範疇,並將致力教育大眾有關認知障礙症的常識及適當的處理方法。聯盟今年的目標是提高市民對阿茲海默氏症關注,特別是帶出及早診斷及正確治療的訊息。」

 

「香港基層醫護基金」宣佈「認知障礙症關注聯盟」正式成立,聯盟的目標為:
1. 透過不同的公眾教育活動,為本港市民提供有關認知障礙症的資訊
2. 提升大眾對早期認知障礙症病徵的認識,從而幫助患者及早接受治療
3. 為照顧阿茲海默氏症的醫護人員提供支援

 

大部份阿茲海默氏症患者待至病情惡化才求診
「認知障礙症關注聯盟」專家委員兼腦神經科專科醫生盧文偉醫生指出:「年齡是阿茲海默氏症的最大風險因素。根據香港中文大學的最近研究,在60歲或以上確診認知障礙症的長者中,患輕微、中度及嚴重認知障礙症的比率分別為83% 、10% 及7%,而確診認知障礙症的長者中則有63%患阿茲海默氏症(3)。」但由於市民對認知障礙症認識不足,即使症狀出現,亦不知道問題與認知障礙症有關,因此很多時要等到患者的日常生活明顯受阻才去求診。

 

盧文偉醫生解釋:「很多人以為年紀大,記性就一定會變差,故此很少人會因記憶力下降求診,患者通常要到不能照顧自己時才考慮求醫,大大延誤了阿茲海默氏症的診斷和治療。」一項瑪嘉烈醫院的研究顯示,近七成(66.5%)到記憶診所求診的病人已患有中度至嚴重的認知障礙症(4),病情惡化至足以影響日常生活。數字指出患者於初次求診時,有八成五的病人與家人同住,但短短兩年後,整體患者對護理中心的需求大幅增加一倍2,這些數據反映家人於照顧阿茲海默氏症患者時遇上相當的困難,需要尋求其他協助。

 

病情越差,照顧者的壓力就越大
「認知障礙症關注聯盟」專家委員兼精神科專科醫生馮威才醫生分享:「照顧阿茲海默氏症的患者是件吃力和艱鉅的事。中國人重家庭,照顧長者和患病的親人是家庭責任。大部份阿茲海默氏症的患者都是由家人(年長的女性)照顧。照顧者最常遇到的問題包括社交及情緒上的困擾、安排患者日常活動的煩惱,以及患者在言語或肢體上的侵犯性行為。本地的研究顯示,沒有家務助理協助的照顧者壓力比其他照顧者大,因而較容易在言語上侵犯患者」(5)。此外,有70%的照顧者表示心理壓力大,56%情緒受困擾,40%覺得社交生活受阻(6)。馮威才醫生解釋:「隨著本地人口老化,照顧者的負擔會越來越大,因此適當治療及處理阿茲海默氏症非常重要。」

 

適當治療及處理阿茲海默氏症確為重要
莫仲棠醫生說道:「儘管現時未有方法完全治癒阿茲海默氏症,但藥物治療可有效防止及減慢病情惡化。因此,正確用藥是改善患者和照顧者生活質素的必要條件。」

 

現時根據國際指引,例如英國國家卓越臨床研究中心(NICE)的建議,乙醯膽鹼酯酶抑制劑(acetylcholinesterase inhibitors, ACEI),如卡巴拉汀(Rivastigmine)、多奈哌齊(Donepezil) 及加蘭他敏(Galantamine)可用於治療輕度至中度的阿茲海默氏症(7)。美金剛(Memantine)則是一種NMDA受體抑制劑,用於治療不能接受ACEI治療的中度阿茲海默氏症病人,又或是嚴重的阿茲海默氏症個案。

 

除了有口服藥物,其中一種乙醯膽鹼酯酶抑制劑(例如卡巴拉汀)亦有藥貼供患者選擇。藥貼所帶來的腸胃副作用一般較口服藥少(8),而且能解決劑量過多或忘記服藥的問題,方便照顧者了解患者有否依時用藥。

 

莫仲棠醫生指,藥物的劑量應根據患者病情和對藥物的耐受性而作相應的調節。他補充:「儘早診斷及正確用藥可幫助患者保持自理能力,而教育及支援照顧者則可以幫助他們應付壓力,在有需要時尋求協助。」一項香港理工大學負責的研究顯示,為照顧者提供心理教育可提升他們的應變的能力(9)。故此,阿茲海默氏症的治療應多管齊下,鼓勵早期診斷、增加對照顧者的支援,以及提高大眾對認知障礙症的認識。

 

分辨阿茲海默氏症
莫仲棠醫生解釋:「平日應留意長者的短期記憶及語言能力。阿茲海默氏症的患者會出現短期記憶問題,可能會在短時間內問同一條問題很多遍,說不出常用的詞語,時間觀念差,又或是因不記得把自己的私人物件放在那裡而變得多疑。」

 

表一) 如何分辨阿茲海默氏症

  普通年老 阿茲海默氏症
短期記憶

能記起大部份事情

(例如,最近數分鐘至數小時的事情)

幾乎不能記起最近發生的任何事;但對很久以前的事情尚有記憶
語言能力 大致沒有問題 找不到適當的詞語,難以按指示辦事
判斷能力 正常 變差
對自己認知能力的看法 知道自己認知能力下降 不知道自己認知能力下降
自理能力 漸漸不能照顧自己

 

總結及建議
認知障礙症普遍出現於本港70歲或以上的長者身上,而阿茲海默氏症正是最為常見的認知障礙症。由於一般人都會以為年紀大,記性就一定會變差,再加上中國傳統主張以和為貴,因此很多時會延誤阿茲海默氏症的診斷和治療。若患者待至病情惡化至影響日常生活才去求診,照顧者所遇上壓力亦相對更大,亦可能會於照顧期間出現精疲力竭和無助。

 

因此,「認知障礙症關注聯盟」建議,及早診斷和正確治療阿茲海默氏症相當重要,照顧者(親人和朋友)在及早診治阿茲海默氏症上亦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只要及後能正確用藥,便可有效紓緩病情,減低雙方的負擔。另一方面,亦需要為照顧者提供支援,以減輕他們的心理負擔。

 

參考文獻
1. Dementia. Available at http://www.nlm.nih.gov/medlineplus/dementia.html Last accessed 6 Oct 2011.
2. Alzheimer’s Disease International. Dementia in the Asia Pacific region: the epidemic is here. Executive Summary of a Report by Access Economics Pty Limited For Asia Pacific Members Of Alzheimer’s Disease International. Available at: www.alz.co.uk/research/files/apreportexecsum.pdf Last accessed 6 Oct 2011
3. Lam CW, Tam CW, Lui VW, Chan WC, Chan SM, Wong S, Wong A, Tham MK, Ho KS, Chan WM, Chiu HF. Prevalence of very mild and mild dementia in community-dwelling older Chinese people in Hong Kong. Int Psychogeria 2008; 20:135-148.
4. Sheng B,Law CB, Yeung KM. Characteristics and diagnostic profile of patients seeking dementia care in a memory clinic in Hong Kong. Int Psychogeriatrics 2009; 21:392-400.
5. Yan E, Kwok T. Abuse of older Chinese with dementia by family caregivers: an inquiry into the role of caregiver burden. Int J Geriatr Psychiatry 2011; 26:527-535.
6. Chan WC, Mok CC, Wong FL, Pang SL, Chiu HF. Lived Experience of Caregivers of Persons with Dementia in Hong Kong: a Qualitative Study. East Asian Arch Psychiatry 2010;20:163-168.
7. Donepezil, galantamine, rivastigmine and memantine for the treatment of Alzheimer’s disease. National Institute for Health and Clinical Excellence March 2011.
8. Winbald B, Cummings J, Andreasen N, Grossberg G, Onofrj M, Sadowsky C, Zechner S, Nagel J, Lane R. A six-month double-blind, randomized, placebo-controlled study of a transdermal patch in Alzheimer’s disease – rivastigmine patch versus capsule. Int J Geriatr Psychiatry 2007;22(5):456-467.
9. Au A, Li S, Lee K, Leung P, Pan PC, Thompson L, Gallagher-Thompson D. The coping with caregiving group program for Chinese caregivers of patients with Alzheimer’s disease in Hong Kong. Patient Education and Couseling 2010;78:256-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