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長者受內外因素沖擊增抑鬱風險 「抑鬱症」與「慢性疾病」的惡性循環

2012年2月


長者身體老化,體魄難免較年青時遜色。從前走路快人一步,現在行幾步便氣喘、加上一些慢性疾病及痛症所造成的困擾,長者容易出現抑鬱情緒,如抑鬱的情緒不能獲得釋放,久而久之便可能會出現「抑鬱症」。據香港政府人口統計結果(2008-2009)顯示1,現在每8名香港人就有1位長者,到25年後,即2033年,平均每4人便有1位長者。 而香港長者的自殺率亦向來是本地各年齡組別中最高,每年10萬人中有30個案例以上,是青少年自殺率的10倍,亦較西方國家高出3倍以上2

 

隨著本地人口老化漸趨嚴重,長者自殺的個案可能會隨之而增加。長者自殺的成因複雜,但近年本地大學的研究結果顯示,精神科疾病尤其是抑鬱症,是其中一個主要風險因素3。因此,認識長者抑鬱、及早診斷和適當的治療,是刻不容緩的。

 

長者受慢性疾病影響 成抑鬱症高危一族
無可否認,長者處於一個極富挑戰的人生階段,受著外在及內在因素的困擾,令長者成為抑鬱症的高危一族。外在因素多源自家庭問題,尤其是剛退休的長者,在家庭及社會的角色都有所不同,工作帶來的滿足感及朋友亦會失去,而經濟上可能要依賴他人或積蓄為生;另外,隨着身體機能退化,很多疾病及痛症都讓長者難以適應,增加患上抑鬱症風險。

 

精神科專科醫生趙少寧醫生指出:「長者日漸年長,身體轉差,他們若患上心血管疾病、關節痛、糖尿病、柏金遜症等慢性疾病時,每每會令其活動能力有所限制,減低生活質素,增加患上抑鬱症的機會。而這些抑鬱情緒與慢性疾病可形成相互的惡性循環,進一步影響長者的社交及家庭生活。」

 

「抑鬱症」與「慢性疾病」成相互的惡性循環
抑鬱症長者會突然鬧情緒或感到沮喪,甚至拒絕進行社交活動,這不但對個人的生活構成極大困擾,更會影響到家人及朋友的情緒。腦神經科專科醫生鍾鎮邦醫生引述本地研究指出,發現多達三成的長者有抑鬱症狀,輕則情緒低落、沉默寡言及煩躁易怒等,嚴重的更可能導致認知及活動能力衰退、病患惡化及有自殺傾向。而小病痛愈多或患有愈多慢性病的長者,出現抑鬱的機會亦會較高4。加上親友一般都難以理解他們的感受並及時加以開解,而導致其抑鬱的問題加劇。

 

積極治療 重新投入生活
「抑鬱症不但影響長者的生理及心理,同時亦對家人及照顧者構成巨大壓力。事實上,適當的藥物配合心理治療,可有效紓緩患者的抑鬱情緒,令患者儘早回復正常的生活。」鍾鎮邦醫生續說,臨床經驗指出,本有慢性疾病的長者大多需每天服食藥物以控制病情,加上抑鬱症的困擾和相應的藥物治療,容易令長者心生抗拒或增加忘記服藥的機會。

 

「由於情緒問題是因為腦部傳遞物質失調所引致,現時常用的新一代的血清素及去甲腎上腺素調節劑(SNRIs),如desvenlafaxine,可有紓緩減長者抑鬱症狀,改善活動及認知功能。同時,此類藥物安全性較高,不須透過肝酵素消化,大大減少與其他藥物出現相互作用的風險,副作用亦較傳統抗抑鬱藥少,只有部分人可能出現輕微的噁心、頭痛及疲倦。每天只需服用一次,且毋須調校劑量,有助增加服藥依從性,提升治療效果及痊癒機會。」趙少寧醫生表示。

 

總結及建議
長者患上抑鬱可以帶來巨大及嚴重的影響,甚至可影響長者的行為、脾氣及認知能力。鍾鎮邦醫生鼓勵大眾應為家人的情緒健康把關,特別是長者的情緒問題。當發現他們出現一些抑鬱症的徵狀並持續三個月或以上,應盡快向專業人士求助。

 

個案分享
張老太 72歲
- 張老太向來有高血壓、糖尿病、高膽固醇和骨質疏鬆症等慢性疾病。在種種的疾病困擾下,張老太對自己的飲食要求甚高,太鹹,太油膩或過甜她都會避免。
- 後來,隨年齡漸增,她的牙齒也開始出現問題,加上種牙手術失敗,導致她只能看著美食而不能進食,感覺相當難受。
- 其後,她的身體開始出現一些疼痛問題,常常感到胸口灼熱,以及很容易疲倦。接受詳細的身體檢查後,卻沒有發現任何問題。
- 後來,張老太的情緒問題漸趨嚴重,她認為自己是一個家庭負擔,同時,身體疼痛一直困擾著她,令她感到無比痛苦。
- 有時候她會十分嗜睡,有時候她會在清晨時無故起床,且表現得十分急躁。然而,張先生認為這些異常行為是因為年老的人變得早起、脾氣暴躁乃自然現象,沒有多加理會,甚至沒有想過與情緒問題有關。
- 後來,張老太被轉介至精神科,並確診患上抑鬱症。由於考慮到張老太需同時服用多種藥物,因此醫生為她處方新一代抗抑鬱藥,每天只需服用一粒,且毋須經肝臟,能減輕患者的負擔之餘,又可以減少藥物間的相互作用,影響療效。
- 接受藥物配合心理治療後,張老太抑鬱症的情況大大改善,重拾昔日聆聽中國戲曲的興趣。

 

陳老太 70歲
- 一向有心臟病、高血壓、關節的毛病,近年發現甲狀腺水平過高,接受手術後,需服食甲狀腺補充劑,加上其他藥物,陳老太每天至少服用5種藥物。
- 陳老太早年喪偶,性格內向。最近,兒子被派到外地工幹及接受培訓半年,加上與媳婦關係一般的她難免感到孤寂。
- 在兒子離開香港的頭3個月,陳老太情緒低落,且拒絕進食,平均每天少於一碗飯和一杯水,睡眠時間更多達18小時,每每不願下床。即使下床上洗手間身體也虛弱得站不住腳,需靠傭人攙扶。
- 然而,由於兒子和媳婦工作非常忙碌,甚少關注到陳老太情況的嚴重性。
- 最後,陳老太被送入醫院進行急救,才發現身體出現脫水和營養不良,要靠接受靜脈滴注,同時對外界的反應顯得相當遲緩。
- 陳老太最終確診患有抑鬱症,情況亦十分嚴重,被轉送到精神科接受治療,醫生為她處方藥物及進行心理治療。大概2星期,陳老太的情緒問題大有改善,可以與人溝通,身體情況亦慢慢好過來。
- 現時,兒子及媳婦的工作即使再忙,都常常會打電話給陳老太噓寒問暖,令她感到無比溫暖,進一步令她的情緒問題得以紓緩。

 

參考資料:
1. http://www.budget.gov.hk/2008/chi/budget09.html. Accessed on 3 Feb 2012.
2. Chiu HFK, Takahashi Y, Suh GH. Elderly suicide prevention in East Asia. Int J Geriatric Psychiatry 2003; 18: 973-976.
3. Chiu H, Yip PSF, Chi I, Chan S, Tsoh JM, Kwan CW, Li SF, Conwell Y, Caine E. Elderly suicide in Hong Kong - a case-controlled psychological autopsy study. Acta Psychiatr Scand 2004, 109:299-305.
4. http://www.med.cuhk.edu.hk/v7/Doc/press/2010pdf/Nursing_PR_Eng_n_Chi.pdf. Accessed on 3 Feb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