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教師屬情緒病高危族 醫生定為「焦點社群」 助抗抑鬱增動力

精神科專科醫生 - 陳天佑醫生

教師的工作壓力指數「高企」,已不算新聞。有研究指出,教師情緒受困的比例,較一般人高出一半,成為社會上的「高危一族」。有見及此,香港基層醫護基金的「情緒動力聯盟」,特別把教師定為「焦點社群」,未來將重點提升他們對抑鬱症的認知,幫助他們及早發現自己或同事患病,避免壓力「爆煲」的情況發生。

逾兩成教師受精神困擾
精神科專科醫生陳天佑醫生指,近年求診教師不斷增加,「自從當局推行教育改革之後,學校成了一個壓力煲,壓力從校長開始,由上至下,每個人都感受到。曾經在一天內,分別有教師、主任、校長來求診。」他引述研究指出,23%本港中、小學教師有精神及心理困擾,其中四成更已演變成抑鬱症,情況絕對不容忽視。

他表示,求助的教師最常反映的是工作量極大,除了課堂上的工作,還有大量與課堂無關的活動。更有老師說,「他每天的課堂數量,比學生的還要多,因他早會時有特別班,下課後還須補課、上興趣班,回家才能修改學生的功課,根本忙不過來。」而且,近年家庭小孩通常不多,家長對孩子過度保護,期望高,也會對教師形成很大的壓力。

他舉例說,曾有一名教師責罰操行有問題的學生,結果卻被家長投訴,要求召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事件,最後該名教師被要求道歉。後來,事件惹得其他家長不滿,向校長投訴,指事件對其他學生不公,又再次要求召開「委員會」。結果事情擾攘半年,令校長和教師均大受壓力。

女教師情緒波動更大
另外,本港大部份教師均為女性,而女性本身患上情緒病的風險較高,「一向以來,女性比較情感豐富,而且她們在學校擔當教師角色外,回到家裡,又要負起做妻子、母親的責任,有時分身乏術,難以同時兼顧時,會令她們產生內疚感,久而久之,會成為一種壓力,容易導致情緒困擾。」

提升動力為治療第一步
「他們開始出現失眠、記性漸差、失去動力、失去食慾、避見他人等病徵,甚至開始無法駕馭工作。一般人都以為,抑鬱症患者只會情緒低落,無故哭泣等,其實欠缺動力也是重要病徵之一。」陳醫生形容,對於教師這類極須工作幹勁的人士而言,若然他們失去動力,便會對他們的工作、生活造成很大影響。

他指出,要幫助這類病人,除了要令他們的情緒回升,還須讓他們重拾動力,返回正常的工作和生活的軌道,而藥物治療是非常重要一環。現時,已有新一代抗抑鬱藥、簡稱「SNRI」的「血清素及腦腎上腺素調節劑」,「它除了能令人走出情緒谷低,相較起其他抗抑鬱藥,對提升動力有特別幫助。」陳醫生指出,「病人的動力提升了,才有能力接受其他心理或行為治療。」

他又提醒患者的家人,必須給予患者空間,讓他們一步一步走出情緒黑洞「有些親友會急着要患者出街、旅行或與朋友見面,但其實不應操之過急,這樣反而會令患者感到壓力,變得更退縮。因當患者情緒改善,社交動力及興趣自然會慢
慢回復正常。」